当前位置:新闻详情

网络安全发展现状

2020-12-05 07:21:03

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信息网络已经成为社会发展的重要保证。有很多是敏感信息,甚至是国家机密。所以难免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人为攻击(例如信息泄漏、信息窃取、数据篡改、数据删添、计算机病毒等)。同时,网络实体还要经受诸如水灾、火灾、地震、电磁辐射等方面的考验。

国外

2012204日,黑客集团Anonymous公布了一份来自117日美国FBI和英国伦敦警察厅的工作通话录音,时长17分钟,主要内容是双方讨论如何寻找证据和逮捕Anonymous, LulzSec, Antisec, CSL Security等黑帽子黑客的方式,而其中涉及未成年黑客得敏感内容被遮盖。

FBI已经确认了该通话录音得真实性,安全研究人员已经开始着手解决电话会议系统得漏洞问题。

20120213日,据称一系列政府网站均遭到了Anonymous组织的攻击,而其中CIA官网周五被黑长达9小时。这一组织之前曾拦截了伦敦警察与FBI之间的一次机密电话会谈,并随后上传于网络。

国内

2010年,Google发布公告称将考虑退出中国市场,而公告中称:造成此决定的重要原因是因为Google被黑客攻击。

20111221日,国内知名程序员网站CSDN遭到黑客攻击,大量用户数据库被公布在互联网上,600多万个明文的注册邮箱被迫裸奔。

20111229日下午消息,继CSDN、天涯社区用户数据泄露后,互联网行业一片人心惶惶,而在用户数据最为重要的电商领域,也不断传出存在漏洞、用户泄露的消息,漏洞报告平台乌云昨日发布漏洞报告称,支付宝用户大量泄露,被用于网络营销,泄露总量达1500万~2500万之多,泄露时间不明,里面只有支付用户的账号,没有密码。已经被卷入的企业有京东商城、支付宝和当当网,其中京东及 支付宝否认信息泄露,而当当则表示已经向当地公安报案。

未来二三十年,信息战在军事决策与行动方面的作用将显著增强。在诸多决定性因素中包括以下几点:互联网、无线宽带及射频识别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实际战争代价高昂且不得人心,以及这样一种可能性,即许多信息技术可秘密使用,使黑客高手能够反复打进对手的计算机网络。

据网易、中搜等媒体报道,为维护国家网络安全、保障中国用户合法利益,我国即将推出网络安全审查制度。该项制度规定,关系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利益的系统使用的重要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应通过网络安全审查。审查的重点在于该产品的安全性和可控性,旨在防止产品提供者利用提供产品的方便,非法控制、干扰、中断用户系统,非法收集、存储、处理和利用用户有关信息。对不符合安全要求的产品和服务,将不得在中国境内使用。

技术支配力量加重

在所有的领域,新的技术不断超越先前的最新技术。便携式电脑和有上网功能的手机使用户一周7天、一天24小时都可收发邮件,浏览网页。

对信息战与运作的影响:技术支配力量不断加强是网络战的根本基础。复杂且常是精微的技术增加了全世界的财富,提高了全球的效率。然而,它同时也使世界变得相对脆弱,因为,在意外情况使计算机的控制与监视陷于混乱时,维持行业和支持系统的运转就非常困难,而发生这种混乱的可能性在迅速增加。根据未来派学者约瑟夫·科茨的观点,“一个常被忽视的情况是犯罪组织对信息技术的使用。”时在2015年,黑手党通过电子手段消除了得克萨斯州或内布拉斯加州一家中型银行的所有记录,然后悄悄访问了几家大型金融服务机构的网站,并发布一条简单的信息:“那是我们干的——你可能是下一个目标。我们的愿望是保护你们。”

未来派学者斯蒂芬·斯蒂尔指出:“网络系统……不单纯是信息,而是网络文化。多层次协调一致的网络袭击将能够同时进行大(国家安全系统)、中(当地电网)、小(汽车发动)规模的破坏。”

通信技术生活方式

电信正在迅速发展,这主要是得益于电子邮件和其他形式的高技术通信。然而,“千禧世代”(1980年—2000年出生的一代——译注)在大部分情况下已不再使用电子邮件,而喜欢采用即时信息和社交网站与同伴联系。这些技术及其他新技术正在建立起几乎与现实世界中完全一样的复杂而广泛的社会。

对信息战和运作的影响:这是使信息战和运作具有其重要性的关键的两三个趋势之一。

破坏或许并不明目张胆,或者易于发现。由于生产系统对客户的直接输入日益开放,这就有可能修改电脑控制的机床的程序,以生产略微不合规格的产品——甚至自行修改规格,这样,产品的差异就永远不会受到注意。如果作这类篡改时有足够的想像力,并且谨慎地选准目标,则可以想象这些产品会顺利通过检查,但肯定通不过战场检验,从而带来不可设想的军事后果。

信息技术与商业管理顾问劳伦斯·沃格尔提醒注意云计算(第三方数据寄存和面向服务的计算)以及Web2.0的使用(社交网及交互性)。他说:“与云计算相关的网络安全影响值得注意,无论是公共的还是私人的云计算。随着更多的公司和政府采用云计算,它们也就更容易受到破坏和网络袭击。这可能导致服务及快速的重要软件应用能力受到破坏。另外,由于Facebook、博客和其他社交网在我们个人生活中广泛使用,政府组织也在寻求与其相关方联络及互动的类似能力。一旦政府允许在其网络上进行交互的和双向的联络,网络袭击的风险将随之大增。”

全球经济日益融合

这方面的关键因素包括跨国公司的兴起、民族特性的弱化(比如在欧盟范围之内)、互联网的发展,以及对低工资国家的网上工作外包。

对信息战及运作的影响:互联网、私人网络、虚拟私人网络以及多种其他技术,正在将地球联成一个复杂的“信息空间”。这些近乎无限的联系一旦中断,必然会对公司甚至对国家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R&D)促进全球经济增长的作用日益增强,美国研发费用总和30年来稳步上升。中国、日本、欧盟和俄罗斯也呈类似趋势。对信息战及运作的影响:这一趋势促进了近数十年技术进步的速度。这是信息战发展的又一关键因素。R&D的主要产品不是商品或技术,而是信息。即便是研究成果中最机密的部分一般也是存储在计算机里,通过企业的内联网传输,而且一般是在互联网上传送。这种可获取性为间谍提供了极好的目标——无论是工业间谍,还是军事间谍。技术变化随着新一代的发明与应用而加速。

在发展极快的设计学科,大学生一年级时所学的最新知识到毕业时大多已经过时。设计与销售周期——构想、发明、创新、模仿——在不断缩短。在20世纪40年代,产品周期可持续三四十年。今天,持续三四十周已属罕见。

原因很简单:大约80%过往的科学家、工程师、技师和医生今天仍然活着——在互联网上实时交流意见。

机器智能的发展也将对网络安全产生复杂影响。据知识理论家、未来学派学者布鲁斯·拉杜克说:“知识创造是一个可由人重复的过程,也是完全可由机器或在人机互动系统中重复的过程。”人工知识创造将迎来“奇点”,而非人工智能,或人工基本智能(或者技术进步本身)。人工智能已经可由任何电脑实现,因为情报的定义是储存起来并可重新获取(通过人或计算机)的知识。(人工知识创造)技术最新达到者将推动整个范式转变。